蒋方舟被质疑代笔

原创征稿
0 6

这几天,蒋方舟一直处于舆论的危险边缘,她因发了一张在清华上大学时嘲讽学生会的文章截图,被一帮人群起攻之。

一个ID为“开水族馆的生物男”的不知名大V回复道:“博主自己怎么上的,心理就没点数么,还有脸嘲笑同道中人。”后而引发一些网友质疑她儿时写的散文集是其母亲代笔之作。

致使几乎没怎么上过微博热搜的蒋方舟,这两天一直处在热搜榜上,最高位于热搜榜前十。显然,即便如此,舆论也没能翻起多大的浪花。

对比2012年方舟子打假韩寒的案例来看,此事大概是缺少名人背书,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,都没人愿意趟这个浑水。也许他们是意识到了,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自保才是硬道理。

这么解释很难让人信服,还带有揶揄那帮知识分子的嫌疑,甚至暴露出笔者因舆论未起而抱有的一丝遗憾,从而将自我陷入小人的境地。

为了不做小人,我又想到了另一角度的证明。也就是说,处于知识分子行列之外的自媒体们之所以没有跟进,似乎也表明这个话题本身就不值得讨论,全是一帮闲来无事的人搬弄是非罢了。

但得承认,即使是搬弄是非,背后也有一定的道理,至少值得讨论一番。

舆论攻击蒋方舟的原因无非是这两个,一,她的高考分数在与当年清华录取分数线相差60分的情况下,不明不白地上了清华;二,质疑她儿时的作品是其母亲代笔所写。

针对第一条,蒋方舟解释说,她是通过自主招生进入清华的,高考分数、自主招生过程、录取程序都是公开的。言外之意,你们可以自行去查,于是我先从外界查了查。

自主招生的流程有两种,一是「校荐——笔试——面试」,二是「自荐——笔试——面试」,在每种选择下的三关都过了才可拿到降分优惠。

校荐是会按照高中课程成绩和学科竞赛来给予学生校荐机会的,获得的奖项越多,获得的校荐几率就越大。自荐是学生自己写申请材料,这类学生包括文体特长生、市优干、市三好等,他们可自行向报考的大学申请自招考试资格。

而蒋方舟是走的正是自荐流程,按照这个流程,她会以发表过的作品为申请材料加分,自荐很容易通过。其次要面对笔试(一般占成绩的70%),这是统一阅卷,很难参杂水分。最后是面试(占成绩的30%),这一步很难证明,也正是那帮人能够抓住的主要把柄。

从近来蒋方舟在各类活动和节目上的表现来看,她的口语表达应该是没问题的,如果十八岁那年她也有现在的语言表达水平,就很容易得到面试官的青睐。我相信人的口语表达天赋从小就能看出来,对于我这个至今不善言辞的人来说深有体会。

至于能不能降60分之多,我查到去年关于清华北大自主招生的报道,清华北大对于尖子生不仅能降60分,甚至还能降到一本线,所以这点事说得通的。

关于有没有代笔的问题,蒋方舟没做回应,这是聪明的做法。韩寒永远是个鲜活的例子,为后来的写作者树立了一个失败者的榜样,因为无论有没有代笔,一旦试图自证,就已经输了一半。

显然,这是一篇没能完全证明蒋方舟没有问题的文章,但如果非要表明立场,我是相信蒋方舟的,并非是图她的美貌,也不是欣赏她的才华。

作为写作者,我佩服她有着广泛的阅读,也从她的某个音频节目中了解过一些文学作品;作为读者,我曾试图看她写的书,感觉的确很一般,至少不是我喜欢的;作为曾参加过她线下活动的粉丝,听她说话时很容易走神,模式化语言很严重。

也许我不是支持她,而是在反对愚蠢。当代在公共说理方面有过深入研究的徐贲先生说过「愚蠢不是知识的缺乏,而是利益的自私。」

再来分析一下那位“开水族馆的生物男”,此人之前的种种劣迹就不说了,懒得去翻。那么,他代表谁的利益?如果他为了获得那点流量,也就是代表自己的利益,充其量不过是代表水族馆里海狮、海豹、海豚的利益,总得养活它们。

之所以说他愚蠢,这个回复便是最好的佐证,对自己挖坟掘墓式的行为寻找理由,自以为自己代表着公众的利益。

不难看出,愚蠢作为一种公共危害,它是一种可以用高尚的道德、理想和正义来包装的,也是一种极富欺骗性和诱惑力的愚昧。马丁路德金曾说「这世界最大的危险,莫过于真诚的无知,和认真的愚蠢。」开水男何也许并不值得被这么笔伐。

换个角度来看,舆论并非是由一个人完全掌控的,之所以能够形成一定的势能,进而投射到蒋方舟身上,某种程度上说,蒋方舟也并不完全无辜。

且不说她被代笔与否,是不是通过正规途径上清华的,但这两个已成定论的结果,对她都是极其有利的,一是让她少年成名,二是让青年时期步入国内顶尖院校学习。

在这两种有利的条件下,反观她现在,不仅没有一部称得上是代表作的作品,却频繁出现在节目中,还能发布各类广告赚取可观的代言费,时不时再重返公共领域,指点江山。该做的事没做好,便宜都让她给占了。

对此,大众情绪自然不满,哪怕这种不满根本没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。

人们希望的是,要做个商人就一商到底,像她的朋友李诞一样,潇洒,通透,自洽,绝不乱说话,何必自讨人间不值得的事呢。

当然,没人能教育谁该怎么做人,只是说有些事情是需要代价呢。有句俗语说得好「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」

如果人这辈子必须有一件一直要去做的事,我觉得这件事就是反思。反思不是为了证明你是对的或错的,而是在对的或错的基础上,找回自己,通向更对的一条路。

谁不知道这个道理呢,往往是一直在寻找,却始终找不到。人生,太难。